拉旺家庭:一个昔日农奴之家的 62年变迁路

2021-08-10    来源:《中国女性》海外版
分享到:
拉旺的长子旦增群培和家人在一起。

  62年前,本应“世外桃源”般的西藏当许村,在农奴主统治下是一座“人间地狱”。当许村的农奴们,过着不见天日的悲惨生活。

  62年后,昔日的农奴旦增群培说 :“中国共产党给我们指明了一条正路,西藏人民 走上了一条光明大道……”

  绝路 

  “农奴主扎西群培很吝啬,每天早上干活前和晚上睡觉前,父母才能各分到一小勺糌粑,拿水拌成糊糊吃,根本填不饱肚子。”农奴拉旺的长子旦增群培1944年出生在当许村,他从记事起,就在挨饿中度过每一天。“农奴的孩子更可怜,没到13岁的话,即使去干活也不分给糌粑。”随着孩子一个个降生,拉旺和妻子强巴群宗只能把稠一点儿的糌粑粥分给孩子们吃,自己喝稀得不能再稀的糌粑汤。

  “饿着肚子的农奴哪有力气干活,怎么能养活家人啊?”旦增群培说,村里一户叫班登卓玛的农奴接连生下5个孩子,一个都没有活下来。在旧西藏农奴主眼中,奴隶只是会干活的牲畜,可以随意买卖、赠送,殴打、折磨也是“家常便饭”。 拉旺在成年时,曾被送到拉萨支兵差。贵族要求农奴机灵强壮,拉旺就故意装哑巴、聋子,才被退回到家乡,逃过了跟亲人分离的厄运。

  寻路 

  “出路究竟在哪里?”残酷的封建农奴制存在一天,当许村的黑暗就永远不会被驱散,拉旺家的未来就永远是悲惨的绝路。“共产党的军队来了!”民主改革前几年,这个消息传遍了雪域高原,也传到了当许村。旦增群培说:“那时候,只知道共产党能让农奴吃上饱饭,穿上衣服。”“逃出庄园,去找共产党。”得知旦增群培的这个想法,拉旺并没有阻拦:“谁能让我们过上像人一样的生活,你就去找谁。”

  旦增群培尝试了两三次,最终在13岁时,向着有共产党的地方逃去,但又被抓回当许村。

  1959年春天,一支军队的到来,让他又看到了希望。 一天早上,旦增群培在去给农奴主干活的路上,被一群拿枪的人拦住。当他们把枪口指向曾在村里抢劫的叛军时,他突然明白,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共产党的军队。“我自告奋勇给解放军当向导。”旦增群培通过部队的翻译听到一个消息:他们急需一位群众带路,继续追剿叛军。“我也是在那时,学会了第一个汉字——‘路’。”旦增群培跟着部队走了一天,被发现根本不认识路,于是被劝返。就在这一天,旦增群培有了好几个“第一次”:第一次吃上了米饭,第一次吃上了炒菜。“我对共产党的感情更深了。”“回到家后,我告诉爸爸妈妈,自己见到了共产党,见到了‘金珠玛米’(解放军),他们还给了几个银圆做报酬。”他的妈妈强巴群宗激动地哭了,手里握着银圆说:“我们祖祖辈辈给农奴主干活,从来也没有得到过一分钱啊!”这时,从来都只是农奴逃离的当许村,出现了一个“怪现象”:农奴主们个个神色慌张,有些人把金银财宝装箱,匆忙地逃离了村子。

  生路 

  1959年,农奴主彻底被打倒,村里成立了农会。拉旺虽然已到中年,但是身体健壮、思想进步,全村人每人用一颗豌豆当选票,选他做农会的委员。旦增群培胆子大,一心跟着共产党走,被乡里选为治保主任。春天,拉旺夫妇生下了一个女儿,第三天,农会给他们家分了地,分了房子,还分了粮食、牲畜。旦增群培说,全家人穿上了真正的衣服、鞋子。“在共产党的带领下,我们终于吃饱、穿暖,再也不用担心饿死、冻死了。”

  随后几年,拉旺和旦增群培父子二人一心扑在农会和乡里的工作上。强巴群宗种地、放牧,一家人的生活忙碌而又幸福。拉旺希望孩子们成为有知识的人,建设新西藏,他把年幼的孩子们都送到学校里读书。1962年,得知旦增群培加入了共产党,拉旺为这个儿子感到骄傲:“我们现在有这么好的生活,全是党的恩惠。加入党,也就能为老百姓做事了。”

  新路 

  1963年,在农奴主原来的羊圈上,拉旺带领子女第一次靠自己的双手,盖起了新房子,有七八根柱子,110多平方米。第二年,旦增群培就在新房里和曲吉拉姆结了婚。1965年,旦增群培的大女儿单增拉姆出生,家里的房子又小了。旦增群培说:“在全村人的帮忙下,我和妻子建起了自己单独的房子。”从此,拉旺一家从小到大,开枝散叶。

  人民公社时期,旦增群培作为队长带领全队155口人劳动,年年都是先进,“糌粑每家都吃不完,肉、酥油都供应充足,大家干劲十足”。改革开放后,拉旺全家承包了22亩地,第二年青稞产量就达到 5600多斤。

  1985年,家里的孩子更多了,旦增群培开始谋划把老房子改成二层楼房。头脑活络的旦增群培带着弟弟、妹妹,赶着毛驴把粮食驮到哲古镇,换成皮毛;再运到洛扎县,换成木材。农闲的时候凭借自己的石匠手艺,四处打工挣钱。从卡里拉山蜿蜒的羊肠小道,到开阔的哲古草原,总能看到这家人匆匆的身影。旦增群培一边攒钱,一边买建材,1989年家里的新房终于完工。旦增群培自豪地说:“这是村里最早盖起来的二层楼房。”2011年,旦增群培拿出前几年开铁灶作坊的积蓄,又让孩子们每人凑了一些钱,花了32万元,建起了一座18根柱子的别墅。这次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完工了,全家人在新房子里度过了一个热闹的藏历新年。

  没想到2015年,县城发展越来越快,新房子所在的土地被征用建设活动中心。旦增群培心里十分惋惜,但是政府让搬迁时他毫不犹豫,当年又盖起现在住的房子。旦增群培说,他是党员,要支持政府搞建设。自己家的房子小了要盖大的,县城小了也要盖大的,“都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。”

  正路 

  旦增群培最小的妹妹白玛曲珍出生于民主改革那年。1975年,16岁的白玛曲珍远赴河南开封卫校学医,成为家中第一个走出当许村、走出雪域高原的孩子。“农奴家里飞出来一位白衣天使。”1979年,白玛曲珍学成归来后,成为一名儿科医生。从医30多年,她救下来的孩子不计其数。白玛曲珍说,是爸爸坚持让她读书,自己才改变了命运,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。

  现在这个大家族里共产党员有 17 人,公职人员有14 人,大中专生有 18 人,从事的职业有环卫工人、司机、教师、医生、商人、公务员,也有带领群众奔小康的致富带头人。

  “一定要听党的话,跟党走。”拉旺1988年去世,这是他生前一再叮嘱孩子们的话。强巴群宗于2014年95岁高龄时去世。强巴群宗平时常说:“旧社会多活一天就多受一天罪。现在,我能活这么大岁数,都是托共产党的福,还想活得更长一些!”

  “共产党给我们指了一条正路,西藏人民走上了一条光明大道。”旦增群培说,“子子孙孙要永远跟着共产党,靠自己的双手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。”

  (记者 段芝璞 薛文献 白少波 摄影  普布扎西)

本网站部分资讯(包括文字、图片等)无法核实原始出处或及时联系版权方。

如有版权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做删除或通过其他方式妥善解决。电话:010-65103556 65103424